童年关于夏天的记忆会有很多,
甜甜的沙瓤西瓜,会占去关于夏天记忆的很大一部分。
那时的西瓜,总是那么的甜,
那时的日子,总是那么的快乐……


        小时候生活在山沟里,单位是兵工厂。
        层层天山环绕,一个又一个兵工厂就远远近近地分布在这条叫做阿拉沟的小山沟里。
        这里物质溃乏,很多蔬菜和水果都是单位从山外面买回来,分到每家每户。

        夏天,西瓜最便宜的时候,单位会统计每家每户夏天所需的西瓜,按公斤上报。
        再派车派人去外面买,拉回来后再按登记的公斤数往下分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我们那个年代的孩子们夏天多么美好的回忆啊。
        口袋里没有一毛钱,街人也没有时令果蔬,西瓜自然成了最好的消暑水果。
        家长们在这个时候都决不会吝啬,家家都是几百公斤的预订,然后推着独轮或两轮小车,带着欢天喜地的孩子们往家一趟一趟地推西瓜。
        大伙家家床底下菜窖里都滚着西瓜。

        小时候的西瓜也好吃,个个都是大沙瓤,用现在瓜贩的话说:个个保甜。
        大人孩子们吃起来也豪爽,一刀两半,一人一半用勺瓦着吃。
        如果家里来客人了,才会秀气地把瓜切成一牙一牙的月牙形,招待客人好看。
        如果家里来了熟悉的邻居,那就跟自家人一样,一人抱半个瓜,用勺子瓦着吃。
        虽然家家都有西瓜,来个人,主人还是想着用西瓜招待人家:吃瓜吧?怪热的。
        客人多半会答:不吃了,家里有呢。

        小时候看家里条件好不好,孩子们都会说,看看他吃西瓜就知道了。
        像我们这样穷人家的孩子吃西瓜,多半会吃得比较干净,不浪费。
        一般都会吃到瓜皮上留一层粉红的瓤就差不多了。
        家里条件好的孩子,吃起西瓜来挺浪费的,瓜皮上厚厚一层红瓤,基本上只吃了个沙瓤,最甜的吃完就算完了。
        太败家了!

        和大徐谈恋爱,当时的叔叔阿姨,现在的公公婆婆第一次招待我吃西瓜的情景还历历在目。
        一牙一牙的西瓜,我当然是挑切得最窄的拿。
        这个吃相太难把持了,得小心西瓜水别滴得太多,得小心瓜皮别抹到脸上了,得小心瓜皮别吃得太干净让人笑话了……
        侧头看看我家先生,呼噜呼噜吃得生猛啊!跟吹口琴似的。
        好在他比我吃得快,我可以偷看他吃完后剩的瓜皮是啥情况。
        咦~跟我平时剩的差不多。
        放心啦~那时还疑心,他也是独生子,生活条件比我小时候好得多,咋吃东西一点不浪费呢?
        后来嫁进这个家,才慢慢知道,这个大家庭在吃这方面很舍得花钱,但是决不浪费。

        记得怀孕时,冬天的夜里,大冬天啊!我不知道哪根筋扭着了,非闹着要吃西瓜。
        大男人愁眉苦脸地想水果店这个季节卖不卖西瓜啊?
        我哪管得了这个,就是要吃。
        大男人发誓,天亮一定买,转遍全城,发动全部好朋友也要买到西瓜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不依啊,心里全是西瓜啊,现在就想吃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大男人就急了:“不是不给你买,明天天亮就去买还不行吗?”
        我挺着大肚子就哭了:“我现在就想吃!哇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这一夜觉整得不痛快啊,好在第二天还买着了,离家一站路的水果店里有西瓜。
        皮球大的一个西瓜,二十块钱一公斤,好像花了五十块钱。
        我笑了,大男人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 难吃,真难吃!跟吃木头渣子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昂贵的难吃的冬天的西瓜,最后还是推给了大男人。
        从此得出一个真理:冬天的西瓜不能吃。
        难吃归难吃,咱心里舒坦呀。

        就因为这个冬天的西瓜的原因,徐海超一直很爱吃西瓜。
        我就说嘛,是肚子里的儿子要吃的,怎么是我无理取闹呢?
        现在的徐海超,要吃西瓜吃不上的时候,不也是委屈巴巴的吗?

        徐海超出生第一年的夏天,婆婆把西瓜榨成汁装在奶瓶里。
        徐海超跟小猪崽似的,咂巴咂巴地一气喝完。
        第二年夏天,自己拿着月牙似的瓜瞎啃,满脸满身都是红红的西瓜水。
        教他吐西瓜籽,他会连瓤带籽一起吐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三岁的徐海超,看到切西瓜,会自己端个碗拿只勺,指挥我们:妈妈,把红的放到我碗里,籽我不要的,再加点糖好吗?
        徐海超,三岁时就可以自己拿着瓜啃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教他:“有籽就吐嘛,吃西瓜不用加糖的!”
        “哎呀!妈妈,那样太麻烦了,你帮我放到碗里嘛,就加一点点糖好吗?”
        我这个妈一边妥协着,一边还要做点怪,碗里的瓜瓤整得大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,我和大男人一起偷偷观摩徐海超吃瓜的样子:
        那么大个勺,颤颤悠悠地担着更大块的瓜瓤,小心翼翼地往小不丁点的嘴巴里送。
        嘴巴扯得再大,相比大瓜瓤还是显小了,努力地往嘴里塞呀,快掉了快掉了~嗯……掉地上了。
        再来一块,往嘴里继续塞呀,快塞进嘴了,快了快了~哟……又掉地上了。
        第三块,知道把碗凑到嘴跟前,用碗接着,没进嘴的用勺顶着,好不容易全塞进嘴里了,瓜大太了嘴快合不上了。
        好容易嘴合上了,瓜水悠悠地顺着嘴角往下淌,小嘴倒腾啊倒腾,又来一块。
        我和大男人偷偷看,偷偷笑。

        徐海超吃瓜,喜欢吃大块的,吃着爽,过瘾!
        大块的吃完了,再考虑小块的,小的就是用来塞牙缝的。
        小的吃完了,再嘀咕一句:还有汤呢,汤也好喝。
        端起碗把西瓜汁喝掉,豪气地把碗往桌上一墩,算吃完了。
        屁股还没抬起来,就唱开了:满天都是小星星……
        一副酒足饭饱的满足。

        现在的西瓜,再也吃不出小时候的那种感觉。
        偶尔还会买到生瓜,退还给瓜贩时,瓜贩一边道歉一边再换个瓜。
        如果不是生的,哪怕没有熟透,也只能抱回家,多少会生出许多失望。
        今夏,在保姆家门口碰到个瓜贩,卖的瓜不错,大沙瓤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舍近求远在她这里买瓜,希望能给徐海超的夏天多留下美好的回忆……

 
 

>>>返回

 
     

     

京ICP备19027966号
版权所有© 2001 ~ 2019
蓝弦小居 4.0 版本
Copy Rights©  2001~2019 Blue Share-Xiaoju Version 4.0